新闻动态
18个月IPO,瑞幸咖啡是不是一家激进的公司?
时间:2019-05-19 14:09浏览次数:
据凤鸣娱乐报道,北京时间5月17日晚9点半,瑞幸咖啡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,股票代码LK,发行价17美元,募集资金6.95亿美元。 瑞幸咖啡上市首日表现良好,盘中最高触及25.96美元,涨幅达50%以上,最终收于20.38美元,较17美元的发行价上涨近20%。按照收盘价计算
凤鸣娱乐报道,北京时间5月17日晚9点半,瑞幸咖啡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,股票代码LK,发行价17美元,募集资金6.95亿美元。
 
瑞幸咖啡上市首日表现良好,盘中最高触及25.96美元,涨幅达50%以上,最终收于20.38美元,较17美元的发行价上涨近20%。按照收盘价计算,仅成立一年半的瑞幸咖啡市值已达47.4亿美元。
 
“IPO是公司发展的重要里程碑,瑞幸咖啡今后会在产品研发、技术创新、门店拓展,以及品牌建设和市场培育方面进行持续的大规模投入,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坚持高速扩张战略。”瑞幸咖啡CEO钱治亚在敲钟之际表示。
 
在此前递交的招股书中,瑞幸将发行价定为15-17美元,并计划发行3000万股(ADS)。最终其发行价格达到了定价区间的上限,且增发了10%,达到3300万股。此外,瑞幸还向法国的路易达孚公司定向配售了价值5000万美元的股票。
 
从开始运营到成为独角兽,再到IPO,瑞幸的发展速度打破了中国创业公司的一系列纪录,此前的最快上市纪录是由拼多多创造的,其从成立至上市用了2年。
 
在瑞幸投资人及股东、愉悦资本执行合伙人刘二海看来,瑞幸上市的速度并不快。“衡量快慢的指标并非是时间。做完今年4月18日的B+轮融资,瑞幸的估值是29亿美元。这个估值水准是一个很合适去上市的体量了。”他对凤鸣娱乐说。
 
对于瑞幸上市后的前景,刘二海表示他并不关心股价的短期表现。“发行价格高了一块钱、涨了一块钱,这真的不是我的关注点。我们希望我们的投资人长期能赚到钱。”他说。
 
瑞幸此前共完成3笔融资。2018年7月12日,瑞幸宣布完成A轮2亿美元融资,投后估值10亿美元,大钲资本、愉悦资本、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(GIC)和君联资本参与融资。2018年12月12日,瑞幸又宣布完成2亿美元B轮融资,愉悦资本、大钲资本、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(GIC)、中金公司参投,投后估值达到22亿美元。2019年4月18日,瑞幸提交招股书之前5天,又宣布在完成的B轮融资基础上,额外获得共计1.5亿美元的新投资,其中贝莱德(BlackRock)所管理的私募基金投资1.25亿美元,瑞幸咖啡投后估值29亿美元。
 
招股书披露的股权结构显示,瑞幸咖啡的最大股东为董事长陆正耀(神州优车董事长兼CEO),持股30.53%,其次是CEO钱治亚,持股19.68%。天使投资者Mayer Investments Fund持股12.4%,这家机构的控制人为Sunying Wong,是陆正耀的姐姐。另外两位早期投资人——大钲资本创始人黎辉和愉悦资本创始人刘二海——分别持股11.9%和6.75%。
 
老花样,新打法
 
线下连锁咖啡馆不是一个新的品类,依靠烧钱、补贴来抢占市场的模式也已经被互联网行业反复运用。瑞幸将互联网模式,搬到线下,落地在一家家门店上,这就变成了一场全新的游戏。
 
在此之前,线下零售行业的发展规则是,先验证一家门店的单店模型,实现盈利后,再进行扩张,包括喜茶、奈雪的茶在内的茶饮连锁品牌,都是这样的发展逻辑。不计成本、不考虑盈利的大规模开店,风险极高。
 
瑞幸的发展速度在整个线下消费领域,都是惊人的。2018年5月,瑞幸开始寻求外部投资,最早接触的是大钲资本。瑞幸项目负责人、大钲资本资本执行董事刘绍强回忆,当时瑞幸就已经有超过500家门店。
 
瑞幸始终保持“高举高打”策略,招股书显示,截至3月底,瑞幸咖啡已有2370家门店,且全为直营店,分布在全国28个城市中。按照2018年底的门店数量以及2018年全年的销售杯数计算,瑞幸已成为中国第二大咖啡连锁品牌,并计划在2019年底之前超过星巴克,成为第一。
 
刘绍强透露,2019年,瑞幸的门店数量预计超过4500家。
 
运营如此规模的门店,依靠的不止是资本的投入,还需要有极强的管理能力,以及技术手段。
 
瑞幸的创始团队来自于神州优车,神州优车成立于2007年。在刘绍强看来,有成功运营一家大公司的经验,是创业者非常重要的优势,这不仅意味着团队有管理能力,在创业初期,就可以提前避开很多可能出现的问题。
 
过去几年,神州一直在积极转型,用超过10年的时间,从用手写记账,转变成所有交易都在移动端完成。
 
相比神州,瑞幸属于新生代公司,一出生就赶上了新技术浪潮,移动支付全面普及,外卖配送服务高度成熟,AI算法对大数据处理的能力越来越强。也因此,瑞幸在成立之初,就确定了一条明确的发展路径——数据驱动。
 
瑞幸成立之初,就组建了约400人的技术团队,目前技术团队的规模已经扩大至800人,想要做到数据驱动,最关键的是要掌握数据主权,获取完整的交易数据,瑞幸所有的交易都需要在瑞幸App上完成,这样不仅能做到不浪费每一条数据,还可以避开强势的渠道方控制。
 
但同时,美团、饿了么等大型外卖平台,已经基本把控了中国的外卖市场,想要从大平台的缝隙中生存并壮大,十分困难。
 
瑞幸的做法是,首先,通过大力度的优惠补贴来吸引用户,包括“新用户免费赠送”、“推荐新用户买一赠一”等;其次,通过各种营销手段,包括铺天盖地的广告,各种跨界合作等等。
 
通过这些方式,瑞幸已经成为了连锁咖啡市场“搅局者”,作为“被挑战者”,星巴克也明显感到了压力。在最新公布的第二季度财报中,星巴克在中国区的同店销售额增长了3%,但订单数减少了1%。星巴克CEO凯文·约翰逊也提到“由于竞争对手的补贴,中国区的市场竞争非常激烈”。
 
“瑞幸模式”能否持续?
 
创纪录的发展速度既为瑞幸赢得了大量关注,也招来了各种质疑。
 
招股书显示,瑞幸2018年和2019年1季度总计亏损近22亿元。这种不计成本、依靠大笔烧钱补贴抢占市场的“互联网打法”在咖啡行业到底是否走得通,将来是否有途径实现正向现金流,这些问题是人们关注的焦点。
 
瑞幸一直被认为是星巴克的挑战者,但两者的商业模式之间有着很大的不同。从店铺形式来看,星巴克主打堂食,而瑞幸主打的是外带生意。
 
瑞幸咖啡共有三种门店类型:悠享店、快取店和外卖厨房店,其中快取店是最主要的类型,占全部门店数量的91%。招股书称,快取店的选址一般都在写字楼、商业区和大学校园等高需求地区附近,贴近目标客户。同时,与注重堂食和环境体验的星巴克等传统咖啡店相比,瑞幸快取店面积小、座位少,租金和装修成本相对较低,使瑞幸能够快速增加门店数量。
 
在价位方面,瑞幸和星巴克也有明显差异。星巴克的单杯咖啡价格在30多元,瑞幸的价位为20多元。而且,由于瑞幸一直采取大幅度的补贴政策,其实际的单杯价格在20元以下。
 
对于资本界来说,瑞幸的补贴攻势一直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话题。争论的关键就在于补贴策略是否可持续,以及补贴结束后是否能留住客户。星巴克CEO凯文·约翰逊在4月的一次电视节目中曾说过,“一些对手的大幅度折扣是不可持续的”。但是,瑞幸多次表示将坚持补贴政策,且资金不是问题。
 
“我们真金白银的投进来,说明我们认可这个模式,”刘二海说。
 
刘绍强也对瑞幸的策略表示认可:“企业的战略有长中短期,你选择短期盈利还是长期盈利?3年盈利的话,我是一种打法,我3年要做到多大规模,是另外一个打法。” 他说。
 
刘绍强认为,从获客的角度讲,瑞幸的“烧钱”行为其实很划算。“瑞幸只要16.9元就能获取一个客户,这是非常高效的,因为现在互联网行业的获客成本几乎没有低于一百块的,”他说。
 
此外,瑞幸在门店选址、运营、供应链等各个环节都运用了互联网相关的技术。按照瑞幸另一名投资人、愉悦资本执行合伙人刘二海的说法,瑞幸是“新基础设施催生的新物种”。在移动支付、外卖、大数据、云计算等技术成熟之后,这样的公司会越来越多。
 
不过IPO不是终点,瑞幸模式仍然需要时间去验证。
 
专访瑞幸投资方:瑞幸并不激进
 
瑞幸的投资方并不多,除创始团队外,两名最大的股东分别为大钲资本的黎辉和愉悦资本的刘二海。愉悦和大钲都属于年轻的资本,愉悦成立于2015年,大钲资本成立于2017年,瑞幸是大钲投资的第一家公司。
 
Copyright © 2017-2027 凤鸣娱乐平台 版权所有 本站关键词:凤鸣娱乐,凤鸣平台,凤鸣娱乐平台,凤鸣娱乐注册,凤鸣娱乐官网,凤鸣娱乐总代,凤鸣娱乐代理,凤鸣娱乐开户,凤鸣娱乐登录,凤鸣娱乐招商